边尽牧羊犬

http://weibo.com/borderend

【鬼鹤 】被遗忘的约定

*鬼丸国纲 x 鹤丸国永

*这是某审对鬼丸老爷迟迟不实装的怨念之作,官方你赶紧实装来打我脸啊你来啊【根本没有c给我来oo的痛苦你们懂么TvT

*把鬼鹤两只上千年剪不断理还乱的经历梳理了一遍,年代已经是反复考据,来去基本不超过十年吧。

——

【1285年 11月】


鹤丸国永曾经有一个愿望:在某个瞬间,他想要死去。


这个愿望对于人类而言很简单,但对于付丧神的他而言,是最难以实现的渴求。他看着在棺木中一脸平静的安达贞泰,与这位相处甚久的主人道了别。


真是个恼人的霜月。


跟着北条贞时来到北条家的一路上,鹤丸始终意志消沉:被强迫封入棺木,又被强迫着夺出。在充斥着腐臭气味的密闭空间中沉睡之时,虽有不甘,但也为可以与主人一同“死去”而满足过。如今这份脆弱的满足感被轻易击碎,鹤丸内心已空无一物。


他只想要死去。


北条贞时骄傲地将刻有鹤纹的太刀紧握在手中展示,每一句话都在提醒着鹤丸:你是北条家的俘虏。这无疑再次加深了鹤丸想死的念头,但求死无门的现状只让他更加愤懑不安。


哎,净是些讨厌的惊吓。


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后,鹤丸注意到了一直站在门外的一个孩子,他半个头时不时探向屋内张望,似乎对屋内的情况很好奇又很胆怯。


那个孩子,也是付丧神啊。鹤丸很快意识到了这一点。


百无聊赖的鹤丸国永走向那个孩子,黑发的孩子看到迎面而来的鹤丸,伸出的头一下子就缩了回去,向远处跑开。鹤丸见状一下子来了兴致,本来沉重的步伐也轻巧起来,冲向屋外赶上了那个孩子。


“喂,那边的小鬼头,不许跑!”鹤丸不知什么时候笑了起来,冲着黑发男孩喊道。


男孩一听反而加快了脚步,然而还是及不上比他高出一大截的鹤丸,没两步就被鹤丸揪住了后领。


“呼,你小子跑挺快啊,”喘着粗气的鹤丸拎着男孩坐到走廊边上对他说:“你是北条家的刀么?”


气喘吁吁的男孩装作没听到鹤丸的话,撅着嘴别过头,不理会鹤丸。


“嘿你个死小子,看我怎么收拾你!”鹤丸一把拽过男孩,用手臂使劲掐着他的脖子。


被掐住的男孩扑腾着手脚,脸涨得通红,还是不说话。鹤丸便加重了手上的力道,男孩急得死命想掰开鹤丸的手,却怎么也使不上力气。


“咳,我说,咳咳,我说,你快松开我啦!”男孩在快断气前终于缴械投降。


鹤丸满意地松开手,在男孩想要趁机溜走前又一次拽住了他的后领:“别跑,北条家的臭小鬼。”


被鹤丸制住的男孩束手无策,只得对鹤丸做了个鬼脸,不情愿地说:“哼,我可是北条家的守护刀。”


“就你这小鬼头?”鹤丸用比划了一下对方刚到自己腰部的身高:“你成形才没过久吧。”


“有八十年了!”男孩倔强地反驳。


“八十年,果然还是个孩子。我告诉你,你鹤丸爷爷可已经活了两百多个年头了。”


“鹤丸?”男孩听到这个名字突然安静了下来。


“嗯嗯,鹤丸国永,吓到了吧。”鹤丸一脸自豪地说。


“难怪那么白,”男孩小声嘀咕:“还以为你是幽灵呢......”


“蛤?幽灵?我可是像仙鹤一样的付丧神哦。对了,小鬼头,你叫什么?”


男孩犹豫了一下,大声回答鹤丸:“鬼丸,鬼丸国纲,是北条家祖传宝刀!”


“国纲?”鹤丸回想了下这个有点熟悉的名字,“是粟田口家的国纲么?”


男孩笑着点了点头。


“哦,那我们还是老乡呢,我是五条家的。嗯,好多年没碰到京都老乡了,没想到是你这么个讨厌的小家伙。”鹤丸一边戳着鬼丸肉嘟嘟的脸一边说:“不过名字倒是挺霸气的嘛。”


鹤丸不知不觉间已经松开了制住鬼丸的手,鬼丸也老老实实坐着,不再动逃跑的歪脑筋,和鹤丸聊起了天。


“诶,老头子的样子么,明明你还是个孩子。”鹤丸双手向后撑着地板,饶有兴致地听鬼丸讲自己名字的由来。


“不扮作老头子他怎么会听我的话呢。”


“呐,鬼丸。”鹤丸看着西沉的落日,回想起了那片黑暗。


“怎么了?”


“鬼丸你答应我一件事吧。”


“什么事?”


鹤丸侧过头看向鬼丸,血红的晚霞在他苍白的脸上落下一片洒落的光辉。他笑得有些飘忽,又有些苦涩:“你杀了我吧。”


本来正笑嘻嘻的鬼丸一下子愣住了,诡异的笑容僵在脸上,一脸疑惑地看着鹤丸不发一言。


鹤丸看着那样的鬼丸,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说:“我是你们北条家的俘虏,由你来杀了我是最好的。”


“可是我为什么要杀鹤丸?”


“因为我在祈求死亡,付丧神无法自杀,只能拜托鬼丸你了。”鹤丸抚着鬼丸的脸颊说。


“死亡...自杀...我不懂,鹤丸,我不懂啊。”鬼丸又急又气,“鹤丸是在吓唬鬼丸么?太欺负人了。”


“哈哈哈,”鹤丸抬头大笑了起来,“你果然还只是个孩子,哟,吓到了嘛。”


鬼丸用生气的表情回答鹤丸。


鹤丸俯下身向着鬼丸伸出小手指:“那这样,等鬼丸长大了,就把我杀死,要答应我哦。”


不明所以的鬼丸看着鹤丸真诚的眼神,只得也伸出手。


在夕光里,年幼的鬼丸短短的小指缓缓缠绕住了鹤丸细长洁白的手指。


【1333年】


鬼丸与鹤丸安然地在北条家生活了近五十年。期间鬼丸长得很快,已经到达了鹤丸胸部的高度。两人没有再提起过那个荒唐的约定,即使“长大”这个现实正在一步步逼进。


元弘之乱,时任北条家主乃北条邦时。讨伐北条家的新田军势不可挡。


已足以被称之为少年的鬼丸国纲不再像与鹤丸初次见面时那样战战兢兢,与邦时一起负隅顽抗。奈何北条邦时最终还是被新田义贞所捕,从出生以来就一直守护着北条家的鬼丸国纲第一次体会到了人世间残忍的厮杀与离别。


被新田义贞带走之际,鹤丸拼死跑到了鬼丸身边,握住他的手向他大喊:“喂,小鬼头,别忘了我们的约定,要来杀了我啊!”


鬼丸回头,在两人双手被强行拉开之前向鹤丸承诺:“我会记得的,你一定要来找我。”


鹤丸知道这是多么荒诞的承诺:作为付丧神,怎么可能决定自己的命运呢。


连死都做不到的自己,真的可以期待与故人的重逢么?


【1568 年】


鹤丸国永在织田家再次见到鬼丸国纲的时候,他几乎没有认出鬼丸。


“哟,大叔。”


初来乍到的鹤丸国永正站在信长房外看着池塘发呆,一个与自己身形相仿的黑发男子突然走到他身边向他打招呼:“好久不见了。”


鹤丸呆呆地看着那个男人,在记忆里搜寻了一圈也不记得有这号人物。但对方眉宇间的英气的确似曾相识,莫非......


"鬼...鬼丸?"


“你年纪大了脑子不好使了么,这么久才想起我来。”鬼丸豪爽地笑了起来。


“这真是惊喜啊,几百年不见你小子长大了不少嘛。”


“两百多年了。”


“啊,两百多年没见了。”鹤丸不禁唏嘘起来:“你小子现在混得不错啊,天下五剑。”


鬼丸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摇着头说:“别提了,那其他几个家伙都怪得很。”


就在两人叙旧之际,另一个黑色短发的男孩子朝他们走了过来。


“鬼丸爷爷,主人找您有事。”男孩恭敬地向鬼丸说,同时注意到了鹤丸,“这位是?”


“药研啊,这是我一个老朋友。”鬼丸指着鹤丸回答。


“鬼丸...爷爷...”鹤丸在这个称呼中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违和感,指着鬼丸说:“你这小鬼头都成爷爷了?”


鬼丸一把拍开了鹤丸的手指:“我们粟田口家孙辈的刀不叫我爷爷叫什么,我先走了,下次再聊。”


鹤丸半张着嘴还想说什么,但鬼丸已被药研牵着走开。他伸出的手滞在半空,许久都没有放下。


在相隔了一整个室町时代的距离外,那个孩子已经成为了怎样的人?那个孩子,还记不记得和我的约定?


“那这样,等鬼丸长大了,就把我杀死,要答应我哦。”


鬼丸国纲看着身高刚及自己腰部的药研,想起了自己也那么大的时候和鹤丸许下的约定。


现在的自己,算是长大了么?鬼丸在心里反复垂问。


在织田家期间,鬼丸和鹤丸都不怎么出阵,大部分时间就窝在一起“唠家常”。


什么天下五剑啦,大宝剑时代啦,足利将军啦。他们什么都聊,唯独不触及那个荒诞的约定。没多久,鹤丸被赐予了信长的部下御牧景则,两人再一次被人世所分开。


下赐那天,两人在信长房外走廊上坐着,夕阳依旧火红一片。


“又一次败给你这小子,上次是俘虏,这次是臣下,真是着了你的道了。”鹤丸看向天边冲鬼丸抱怨。


“鹤丸,”鬼丸突然握住鹤丸细瘦的手腕,鹤丸吓了一跳,瞪大眼睛看着他。


“吓死我了,怎么了?”


鬼丸长出了口气,下定决心一般正色向鹤丸说:“我们的那个约定,你还记得么。”


鹤丸没想到鬼丸还记得这个几百年前杀死自己的约定,怔怔地点头。


“我做不......”


“你小子以为这样就算长大了么?”鹤丸打断了鬼丸的话,摆出一副嫌弃脸:“天下五剑了不起啊,臭小子。”


得到出其不意的回答的鬼丸愣住一会,随后故作轻蔑地笑了起来:“真是个不听话的部下。”


“臭小子才过了几百年翅膀就硬了啊。”


“比你这个不会飞的鹤要好。”


两人就那么吵吵闹闹着说了再见,都心知肚明再见不易。


但其实也没那么难。


【1582年】


本能寺之变后,御牧景则带着鹤丸出仕丰臣秀吉。


那时候的鹤丸,见到的鬼丸有些消沉。


名为药研藤四郎的短刀随着信长一起在本能寺陨殁,这是鹤丸从家臣们口中听到的。


“原来,付丧神真的会消失......会死......”鬼丸低头喃喃自语。


鹤丸站在他旁边,想着该用什么惊吓来安抚一下这孩子。谁知在鹤丸有所行动前,鬼丸突然拉过鹤丸一把抱住,把鹤丸着实吓了一跳。


“喂喂,这个惊吓有点......”


“我们忘了那个约定吧。”


“嗯?”


“都几百年了,不算数了吧。”


“嗯。”


不久后,鬼丸被秀吉以“镇鬼门”的理由送往本阿弥家,鹤丸与鬼丸偶尔见面的机会也失去了。


但离别,恰恰是鹤丸最懂的东西之一。


【1703 年】


鹤丸数不清自己在藤森神社呆了多少年。当那个男人把自己从神社偷出来的时候,鹤丸早已波澜不惊见怪不怪。


离开神社时,鹤丸心想:这次会不会碰上一两个老朋友呢?


很不辛,被鹤丸猜中了。


“我觉得你印堂发黑,嗯,这是不详之气啊。”鹤丸凑到鬼丸面前煞有介事地说。


“滚。”鬼丸不耐烦地笑着说。


“哈哈,‘不详的太刀’,这称呼其实也挺有趣的,毕竟你叫‘鬼丸’这种不吉利的名字。”


“你之前不还说这名字挺霸气的。”


“我有说过么?”


“四百多年前说过哦。”鬼丸信誓旦旦地说:“别想赖账。”


鹤丸又气又乐:“不算不算,太久远了,要我说你......”


在鹤丸反驳鬼丸前,鬼丸走到鹤丸面前,宽大结实的手掌一把拦住鹤丸纤瘦的腰肢,用自己的嘴唇堵住鹤丸说了一半的话。刚从神社被拉回尘世的鹤丸对鬼丸这一吻毫无防备,脑内变得和身体一样——一片空白。


“这真是......吓了一跳啊......”


“人生没有惊吓是要死掉的哦。”鬼丸调笑着看向鹤丸微红的双颊,说出霸道而又任性的发言:“不许给我死掉。”


【1725 年】


得知鹤丸要被献给伊达家的时候,鬼丸几乎怒不可遏。


“啧,你就不能安稳地待在什么地方么。”一身薄汗的鬼丸躺在床上一手枕着脑袋一手揽着鹤丸的肩膀。


“又不是我想走的。”鹤丸用手肘捅了捅鬼丸的腰,夸张地叹了口气,“谁让我太有人气了呢,谁都想得到我,哎。”


鬼丸加大了手上的力度,把鹤丸楼的更紧了些:“那就早点再被转手吧,肯定又转回我身边了。”


“哼,我才不像某把“不祥之刃”,成天被人退回老家。”


“啧。”鬼丸懒得与鹤丸争辩,翻过身把鹤丸压在身下,抚摸着他白到几乎透明的胸部肌肤:“你呀,真是为老不尊。”


这天晚上,鹤丸国永充分体会到了粟田口家的人体力有多么好。


【1901 年】


宫内厅三之丸尚藏馆


“哟,你们粟田口祖孙几个玩得挺欢呀。”


鹤丸在打开三之丸尚藏馆的大门后,看到了围在一起打牌的鬼丸,一期一振以及平野藤四郎后,心里五味成杂百感交集。


自己这辈子是甩不开鬼丸国纲这个家伙了么?


鬼丸表现地不似鹤丸般惊讶,一副意料之内的姿态:“怎么在伊达家呆了那么久,这下好了吧,没人要了吧。”


“滚。”鹤丸学着鬼丸不耐烦的表情回答。


“鬼丸爷爷,这就是您说的鹤丸姥爷么?”平野凑到鬼丸身旁问他。


鬼丸颇为得意地点了点头:“没错没错,下次我们一起回京都老家啊。”


“谁是你们姥爷!”鹤丸半红着脸走到鬼丸身后踢了他一脚:“臭小子信不信我把你在北条家织田家丰臣家还有本阿弥家那些破事全抖出来。来来来,粟田口家小子们哟,你们这个爷爷当年在北条家被我吓得呀......”


没等鹤丸说完,鬼丸再一次用嘴堵住了鹤丸的喋喋不休,将一个吻作为欢迎鹤丸的惊喜。一期一振笑着捂住了平野的眼睛,看着两人露出羡慕的神情。


“能记得那么多相处的点滴,真幸福啊。”一期一振如是想。


鹤丸国永,1053年由五条国永锻出的太刀,近千年的刃生起伏不定,看遍人世起落,饱尝离别之苦。这把下至黄泉上达碧落皆流转过的传奇太刀,若说有什么不变的,那只有与鬼丸国纲的一次次重聚。在命运纠缠的丝线背后,有股说不出的力量,将他无数次地推回鬼丸国纲身边。在那些颠沛流离的日子里,对于鹤丸而言,若说还有什么确信的东西,那就是:


我们一定会再相见的,鬼丸国纲。


【2205年 】


“哟,我是鹤丸国永。我这样突如其来的出现吓到了吗?”


从厚樫山被捡到的鹤丸国永微笑着看向欢呼的审神者,同时四下张望,寻找某个熟悉的黑色身影。


好不容易恢复平静的审神者看到东张西望的鹤丸,问他是不是在找什么。


鹤丸点点头:“对,鬼丸国纲没有来么?”


“没有,还没实装呢。”


“什么!”鹤丸吃惊地整个人向后一仰,不可置信地看着审神者与她身后一队的大太刀:“这真是被惊吓地最厉害的一次。”


不过这样也好,鹤丸国永转念一想:偶尔也换一下吧。


这次,换我来等等你吧,鬼丸国纲。


【官方你给我快点实装鬼丸老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家鹤丸很寂寞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19号不是要放新刀的消息么,虽然不抱多大希望,但是让我大召唤术来召唤一发鬼丸!官方你到底要藏天下五剑藏到什么时候!


*不知道算是题内话还是题外话,鬼鹤两只在秀吉那里见过面的几率是很小的,但还是让我凑一次吧。那么这些加起来,两人一共重逢了四次,四次!和童子三日旗鼓相当了!


*所以等鬼丸实装之后就是第五次重逢了!第五次!官方你赶紧地......

评论(8)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