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尽牧羊犬

http://weibo.com/borderend

【一期三日】诚如明月不可期(五)

*一期黑化有,雷者慎入。

-------------------------------------------------------

开头有一小段那啥 ☞ http://weibo.com/p/1001603863512857341962

跳过不看也不影响剧情

--------------------------------------------------------

仓库里意味不明的细碎声响持续了很久,就在门外的鹤丸准备破门而入时,门被打开了。


“一期!”吃了一惊的鹤丸伸出双臂想要抱住一期一振,却被他侧身一闪躲开了,然后在门口众人的注视下不发一言,拉了拉松开的领带,径直走向刀剑部屋。


众人还没有回过神的时候,三日月宗近也从仓库内走出。鹤丸拦下三日月问:“一期没事了么?怎么有点怪怪的?”


没有带发饰的三日月露出复杂的笑容:“哈哈,走出来了就好,哈哈。”


【我知道了 我有两次生命 一次还没结束 一次刚刚开始】


一期一振走到短刀房间,房内粟田口短刀们正围坐在一起,一见到他们的哥哥站在门口,都红着眼迫不及待扑向他身边。


“一期哥,你终于出来了!”

“一期哥,我们好害怕你又不见了。”

“一期哥”“一期哥”“一期哥”


一期哥。


真是个软弱的名字。一期一振,更准确的说是天下一振,这么想。


一期一振象征性地揉了揉弟弟们的头,询问他们鲶尾在哪里。得知鲶尾和骨喰刚回到脇差房间后便转身欲离开。


一期一振前脚刚踏出房门,衣角就被五虎退揪住,五虎退小声问一期:“一期哥今天晚上不陪我们么?平时一期哥这个时候都会陪我们玩一会的。”


“啧”一期一振轻轻砸了下嘴,但很快还是微笑着蹲下:“今天还有更重要的事,下次再陪你们。”


“可是,”五虎退的声音变得战战兢兢,“药研哥他手上。。。”


“有什么事药研会处理好的,我要先走了。”没等五虎退说完,一期一振就起身离开了短刀房间。


“药研哥他手上的伤还没好。”五虎退看着一期一振大步离开的背影,喃喃自语。


见过鲶尾后的一期一振没有回到四花太刀房间,而是进入了隔壁三日月独享的房间。三日月宗近正斜倚窗边赏月,心事重重。见此状的一期一振一边走向窗边一边将自己的披风和外套顺手脱下,坐到三日月对面。


“这是?”


“嗯,夜深了,我们也休息吧。”


“您不回自己房间么?”


“说什么呢,”一期一振露出久违的张扬的笑容,“我们不是夫妻么?”


------------------------------------------------------------


第二天,出门远游的审神者回到本丸,原计划要去吓鹤丸一跳却被长谷部送来的报告狠狠吓到了。


“失火也就算了,为什么要加强隔音,很麻烦诶。”审神者指着江雪写的投诉,问身边的近侍鹤丸。


鹤丸苦笑着回答:“我们隔壁房间晚上比较热闹。”


隔壁房间?审神者回想了下四花隔壁只有三日月一个人住啊,难道说老头子喜欢晚上听落语么?


鹤丸又接着说:“还有件报告里没写上去的事:一期一振搬到隔壁房间了。”


“是么。”审神者一边点头一边想:一期去了隔壁,隔壁就是爷爷,那么他们就是一起住了。一起,住了。晚上比较热闹,热闹啊。


啊。


“烛台切!烛台切!”开关被打开的审神者被瞬间点亮,“烛台切,快去煮红豆饭!”


“呵呵,他们早就过了需要煮红豆饭的阶段了。”


“鹤丸,我要搬到你们房间去住。还有,加强隔音这条驳回。”


“饶了我吧。。。”鹤丸砰地趴到桌上。


似乎是再也受不了这出闹剧,同样在屋内的长谷部清了清嗓子:“咳咳,主人,您忘了大阪城的事情了么?”


被长谷部提醒后,审神者才想起自己正是接到了前往大阪城地下搜救新的刀剑男士的任务才回来的,于是吩咐长谷部:“你把大家都叫来,我们安排一下出阵的事。”


很快,长谷部将所有刀剑男士都召集到审神者的房间。根据长谷部的报告,一期一振经历了之前本丸那场失火后精神状态不太稳定,因此审神者格外注意一期一振的情绪。


然而,与审神者预期的消沉状态相反,此刻的一期一振显露出一种不同以往的凌厉之气,非但不消沉,反而更激进的感觉。


是错觉么?不由审神者细想,长谷部已经开始了会议。


长谷部代审神者解释了这次大阪城地下搜索的任务:“根据情报,这次的敌人中不会出现检非违使,亦无夜战,因此建议使用太刀和大太刀,使用短刀带队则会提高资源搜索的几率,主人,”屋内所有人看向审神者,“您准备如何配置部队?”


审神者想了想:“那就让级别高的太刀和大太刀去吧,一期,这次找的是你弟弟,就让你去吧。”


一期一振点了点头。


奇怪,平时的话一期应该会稍微鞠个躬说点什么的。审神者正这么想的时候长谷部凑到她耳边低声耳语:“主人,一期一振曾于大阪城烧毁,让他去不妥吧。”


审神者想起一期一振提到大阪城时扭曲的表情:“这么说也是。”


似乎是看穿了两人的对话,被粟田口刀剑们围绕的一期一振语气坚定地对审神者说:“无需有任何顾虑,况且没有人比我更熟悉大阪城,毕竟,”一期一振勾起嘴角,稍扬起头,“我曾经是那里的主人。”


一期一振的话语产生了一阵不可见的压迫力,一时间没人再敢开口。


“那么,”审神者打破沉默,“一期一振,加上石切丸和太郎两把大太刀,还要有把短刀带路,剩下两个位置就用两把太刀吧。对了,爷爷也在大阪城待过吧,就让爷爷也”


“熟悉大阪城的人有我一个就够了。”一期一振出乎意料地打断了审神者的话,“三日月殿前几日频繁远征劳顿,还是休息下为好。不如让莺丸殿和鹤丸殿随我一同出阵。”


审神者瞥了眼坐在角落的三日月,他正用袖口掩着嘴,意味复杂地看向一期一振。


“那么就按照一期一振说的配置队伍吧,各位都没有问题么?”审神者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解散会议。


其他人都离开后,长谷部一边整理文件一边与审神者交流:“一期一振的反应有些奇怪,居然会主动打断主人,态度还那么强硬。”


的确,虽然听上去依然是礼仪周全无可反驳的话,但比起上次由于短刀而与自己发生的争执相比,这次一期一振的态度更加不留余地。


“刀的性格也会变化么?”审神者问长谷部。


长谷部面露难色,眼神却相当坚定:“无论如何,请主人相信我对您的忠诚是不会改变的。”


-------------------------------------------------------


【大阪城 地下】


“是谁?”正在备战的时间溯行军发现了自地下城入口传来的脚步声。征战已久的他们很轻易地就分辨出这是付丧神特有的脚步声。


偷袭么?然而闯入者似乎并没有试图掩藏自己行踪的倾向。


呱嗒 呱嗒


皮鞋与地面碰击发出的声响回荡在大阪城地下漆黑的通道中。


呱嗒


脚步声在转角处停止,寂静的被凝固的空气中只剩下节奏不一的呼吸声。


“是谁?”溯行军头领再度确认。


立于转角处的不速之客冷哼一声,以无比从容的语气应答:“我是来帮你们的。”


溯行军们面面相觑:“你不是付丧神么?”


“哈哈,”脚步声再次响起,黑暗中的付丧神从转角处走出,站在溯行军对面,笑容中参杂着狂狷与轻蔑:“正是付丧神才能帮助你们。”


被付丧神出乎意料地举动所惊的溯行军们齐齐向后退了半步,右手握上腰间的刀柄。而独自一人的付丧神反而摊开双手,摆出不屑于战斗的姿态:“你们这些家伙,来再多也没用。区区百层的地下城,不出一日便可攻破。”


“你找死么。”溯行军头领显然被激怒稍许,缓缓抽出刀。但这亦丝毫无法减弱他们面前付丧神的气势。


“我都说了是来帮你们的,你们就不想胜利一次么?”


“你为什么要帮我们?”


“哈哈,”付丧神似乎是被拙劣的玩笑所逗乐,“很简单,我和你们一样,想要改变历史。”


付丧神此言让溯行军们不知如何应对,他继续说:“我要把属于我的历史抢回来。”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是哦,”付丧神饶有趣味地在原地踱步,“不送你们些礼物说不过去呢。”


付丧神向溯行军走进一步,用恶作剧般的语气问溯行军头领:


“御物和神刀如何?”


“这。。。”溯行军头领哑口无言。


“这么好的机会可别错过了。”


“未尝不可。”溯行军头领将刀收回鞘中,“不过听说你们那里有把天下五剑中最美的”


“喂,”没等对方说完,之前一直显得极为放松的付丧神突然立直身体,左手大拇指推向腰间太刀的护手处,钢铁间缓缓摩擦的低沉锐响弥漫开,付丧神目光凌冽,语气低沉:“别得寸进尺了。”


对于始料未及的状况难以掌控的溯行军只得回到最初的问题:“你到底是谁?”


“哈哈哈”付丧神放声大笑,“听好了,我可是这座大阪城曾经的主人。”


天下一振


-----------------------------------------


那个声音在深夜里哭了好久,月亮落下,所有记忆都闪耀一下,变成了冰冷的叹息。


一切多么远了。


我们曾像黎明的樱花,花瓣是湿的,纷扬而落。我们坐拥天下,什么也不知道,不想知道。只知道,心会飘,会把我们带进梦中。火会在雨中熄灭。


一切多么远了。


那个夏天还在拖延,那个声音已经停止。


【TBC】

*爷爷你们悠着点,仓库里还藏着婶婶我的小黄书呢

*想用振哥本体挖个洞然后把自己埋进去


评论(5)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