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尽牧羊犬

http://weibo.com/borderend

【一期三日】诚如明月不可期(四)

记忆四: 火


“真的,万分抱歉!”


一期一振大声喊出的这句话回荡在整个本丸,叫醒了所有还没睡醒的人。包括刚睡着的江雪。


此时的一期一振正以土下座的姿势跪在三日月宗近面前:“请三日月殿忘记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吧,全是我的错,一时失去了意识才会做出这些,真的,万分抱歉!”


如果不是动作过于不雅观,体会到了刀生中前所未有的羞耻感的一期一振恨不得用本体就地挖个洞把自己埋进去,这副胡来的身体不要也罢。


“已经不是御前大人了么?”


“嗯?啊,不。。。”一期一振不知如何作答,昨晚的自己,意识如同被他人操控一般不由自已。御前大人,确实三日月殿昨晚一直这样称呼自己。


那个人,真的是我么?


比起暧昧的回忆,一期一振感受到了更加复杂的心情:昨晚的那个人,不知为何,让自己觉得十分害怕。从身体内部渐渐溢出的恐惧使他打了个寒颤。


【请不要出来】


-------------------------------------------------------


之后的几天一期一振始终与三日月保持着距离,避免任何和三日月独处的机会。只要不和三日月殿接触,那样的自己就不会再出现了吧。只要守护好弟弟们就可以了,一期一振告诉自己。


然而再轻巧的愿望都很有可能无法实现。


那天一期一振没有出阵和远征任务,在短刀房间里照看午睡的弟弟们。


突然,短刀房间的们被气喘吁吁的烛台切打开:“啊,一期你在太好了,快,让房间里面所有人都出来。”


“烛台切殿,发生什么事您如此慌张?”


“起火了,本丸起火了。”


火。


那是处于一期一振禁区中心的词。


起火了。


刚听到这几个字的时候一期一振有些恍惚,但很快,看到弟弟们平和的睡颜后一期一振强打起精神,逐个摇醒弟弟们将他们带到庭园池塘边。


“其他人都出来了么?”一期一振向最先发现火情的烛台切确认。


“除了远征的三条派其他都在了。”


此时一期一振的袖口被人拉了下,他转头看到了神色凝重的骨喰,指着手入室的方向:“一期哥,鲶尾还在里面。”


手入室门口已被火焰包围,身受重伤的鲶尾根本无法从房间里逃出。要去救他,一期一振,你要去救他。


不能让那个孩子再一次被大火摧毁。


但是动不了。双脚像是被麻痹一般失去知觉,无论一期一振怎样向它们传出奔跑的讯息,他的双腿依然无法被迈动。


动不了。


什么都做不了。


一期一振的呼吸变得急促,视线变得模糊,在双眼泛着红光抱住头跪倒在地上之前,一期一振依稀看到的是抱着鲶尾冲出手入室时衣着狼狈的烛台切光忠。


我还是什么都做不了。


【让我来替代你吧】


----------------------------------------------------------


那场火的起因之后也没查清,但有件事是清楚的:一期一振崩溃了。


一期一振把自己关在本丸仓库里,只有药研每天进去给他一些舒缓精神的药和食物。一期一振一步都不出来,而药研带进去的药和食物也并没有减少多少。


粟田口家的短刀们暂时交给岩融照顾,鲶尾的伤势亦得到控制,唯有一期一振将自己困在黑暗之中,困在内心筑起的铜墙铁壁之中。


火,啊,到处都是火,逃不出去,谁也救不了。家人,主人,什么都做不到。出阵,杀敌,自己也不过是在浮华之下日渐锈蚀罢了。


火。


哈哈,现在的我,将我烧毁吧。


这样的状况持续了一周,本丸的刀剑们时常会来紧锁的仓库门前查看状况。


“莺丸,要不我们偷偷跟着药研进去,把一期拖出来吧。”鹤丸蹲在仓库门口挠着下巴说。


“昨天新选组那几把刀试过,刚开条缝就被一期发现把门关上,药研的手都受伤了。”莺丸靠在门上回答。


“要不江雪你大声点朝里面念段经,把一期感化了说不定他就出来了。”


“最近不太想念经。”江雪回想起了不甚愉快的记忆。


“够了。”在四花太刀三人讨论这些不切实际的对策时三日月已带着石切丸走到仓库门口,“石切丸,把门锁斩断。”


石切丸用了三刀斩断锁链,三日月将门一把拉开,振地空气中扬起了细小的灰尘。


“不要进来。”准备关门的三日月用与平时截然不同的充满威仪的口气向在门外张望的其他人下达命令。


是时候和过去做个了结了。


三日月怀着这般决绝的心态关上了仓库大门。


仓库里只有一扇小窗,将屋外的月色偷渡一分入室。三日月环视一圈,锁定了蜷缩在阴暗角落中抱着双腿的一期一振,向他走去。


“你闹够了没有。”


“火,和那时一样的火。”


“火早就熄灭了。”


“会再次燃烧起来的。”


“那就再熄灭它。”


“那个人会出来的。”


忍受不了的三日月单膝跪下抓住一期一振的衣领,将一期的脸拉向自己,眼中新月发出寒光:“你最好别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


“呵呵,三日月大人,请您赐教,我的确忘了。”


“一期一振吉光,吉光不是浪得虚名的,这句话可是你自己说的。”


“然而吉光之名已被烧毁。”一期一振侧过头,不去看三日月。


“但你永远是至高权利象征的天下一振。”


三日月的话成为导火索,点燃了一期一振在心中潜伏已久的怒火。他腿部发力撑起身体,三日月对此毫无防备,抓住一期衣领的手松开,反被一期压于身下。


“哈?天下一振?开什么玩笑。没错,那把刀被烧了,就算它再厉害,也被烧了。现在的我并不是那把刀,为什么所有人都只把我当做那把刀的影子,为什么明明没有他的记忆,我却要以曾经天下一振的名义活下去。”


表情扭曲的一期一振的声音几近嘶吼,仓库外的人听见里面的动静,犹豫着要不要进去,被鹤丸拦住。


“还是相信那老头子吧。而且,粟田口家的刀啊,都能折腾着呢。”


本就处于崩溃边缘的一期一振彻底失控,几百余年间的场景在脑内继续涌出,额头渗出汗珠,脸上掺杂着痛苦与狰狞的表情。


像是被锁住的魔盒被渐渐打开,遗落在大脑深处的记忆继那个夜晚后再次被唤醒:军帐中舞动衣袖的茶茶;被赐姓“丰臣”时群臣的叹服;鹤松夭折时无力的哭喊;明朝册封后的勃然大怒。一个个断片般的画面回闪过,连带一份份真切的情绪,遗落的过去被三日月的话语渐渐勾出。


【明明生不出孩子,还占着正室的名分。】


【那把刀不过是徒有其表罢了。】


【朝鲜只是第一步,中国,东亚,全都会是我的。】


【谁说我挥不动刀了,把它磨短了,我还能征战。】


【御前様,月亮是无法被谁占为己有的。】


这些声音在一期脑内喧嚣不止,使得他原本金色澄澈的双眼染上丝丝血色。


“我啊。”一期一振左手紧紧握拳,右手死死抓住三日月的肩膀,“好不容易全忘了。”


被一期一振身体压制住的三日月始终没有抵抗,仔细观察着一期一振的表情,呐呐自语:“丢失的记忆真的能回来么?”


三日月的内心此刻并不比一期一振平静。大阪城那段回不去的岁月向自己伸出了一根丝线,蜘蛛丝般纤细脆弱的连结被三日月窥察到。那个醉酒的夜晚,那个将自己欲望再次挑起的人,那份熟悉的触感,都属于天下一振。或许那只是天下一振留下的本能,三日月曾这样说服自己,而现在那个熟悉的气息再次袭来,他想去确认,想去抓住那根丝线。


【是时候和过去做个了结了。】


但如果【过去】以另一种方法回来了呢。


三日月注意到一期的头发因为许久未剪,长了许多。他把自己的发饰解下,用它将一期的头发挽起。


不明所以的一期看着三日月:“这是?”


“您忘了么,这发饰正是您送给我的。”三日月勾起嘴角,“天下一振大人。”


如同化学反应中的催化剂,三日月的这个举动将一期一振的记忆裂大力撕扯开。只要曾经占有过那份体温,便不会失去;只要曾经得到过那个声音,便不会忘记。唯有回忆永远立于不败之地,于时间中徘徊的人啊,不啻无觅也。


蓝发的男人愣了一会,闭上眼睛。就像是刚刚结束了一段漫长艰辛的旅途般,一期一振叹着气将头轻抵于三日月胸前。


【再见了,没用的我】


很快,一期一振抬起头重新睁开双眼,同样勾起嘴角,撩起一小束三日月鬓角边的碎发在手中把玩。


“对,没错。”


你的名字是?


“我回来了,三日月。”


-------------------------------------------------------


【1590年】


小田原之战的庆功宴持续了很久,北政所因不喜喧哗而没有参加。此役过后丰臣秀吉一时风光无二,岂能料到不久后家族与权力的崩塌。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那天,三日月宗近等待一期一振直到凌晨。


“御前大人。”半睡半醒的三日月看到打开房门步履飘忽的一期一振,赶忙上前扶住他,“又喝了那么多酒?”


面泛红光双眼氤氲的一期一振一看来者是三日月,笑着伸手搂住他的腰:“哈哈,为何不多喝,现在关白大人是真正手握天下大权之人了,岂能不多喝些。对了,他给我起了个新名字。”


“哦?”


“天下之人所持之剑,不正是【天下一振】。”


“哈哈,甚好甚好,天下一振大人。”


酒精所致头脑昏沉的一期一振将头埋在三日月颈间,晕着酒气的呼吸在三日月肩头漾开。三日月的手指轻轻划过一期一振垂落在自己胸前的发丝。


“天下一振大人。”


“嗯,嗯?”


“我觉得您的发饰很好看。”


一期一振过肩的浅蓝色长发被一根金色的带有穗子的发饰束于侧颈,显得华丽又不失沉稳。


“你喜欢么?”


“没错。”


“那就送给你。”说罢一期一振直起身将发饰取下,散开的蓝发随意地搭在肩上。


“但我并没有御前大人这样的长发。”三日月轻撩了下自己的头发。


一期一振打量着三日月夜色般的短发,将手中发饰绕过三日月头顶,系于脑后。


“很适合你。”一期一振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反手将身后的房门关上。


“我回来了,三日月。”


“欢迎回来,御前大人。”


“那么,我们接下来做些什么呢?”


【TBC】                                       

ミカじゃん ( ̄3 ̄)

*私设再刃后一期是有之前记忆的,只是作为深层记忆没有被意识到并且自己有意封印这段记忆,抑制住体内那个【天下一振】不要出来。至于为什么要封印

评论(3)

热度(96)